初赛由各区、县总工会,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总工会,各局、集团、公司工会,各高等院校工会,各直属基层工会负责组织。 各区、县总工会,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总工会可推荐2支队伍,各局、集团、公司工会,各高等院校工会,各直属基层工会推荐1支队伍进入复赛。 有条件的产业工会亦可参照活动安排组织比赛,并推荐1-2支队伍进入复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征文>获奖作品> 001诗歌 汪再兴 给你一把游标卡尺

001诗歌 汪再兴 给你一把游标卡尺

001诗歌 汪再兴 给你一把游标卡尺

   2017-12-28  

 

“身边·匠心”征文
 
给你一把游标卡尺(组诗)
 
 
汪再兴
 
 
 
清晨
 
清晨清丽无比
每一丝阳光清晰
清醒,每一粒空气
清风掀起每一件风衣
让每一张笑脸,都如此清新
坦然交流清嫩的气息
清廉渴望和爱心
 
是清晨,给予我机会和权利
让我自然成为一颗清澈的露滴
从清纯的大眼里滚落,轻轻
一片青翠的叶子因此纯粹
一树桠枝开始安静,而沉思
然后,在逼近中午的时候
我骑着阳光走向极致
 
看一个人
 
看一个人在神话里推石头
或从说书人的嘴里吐出
山上山下,山下山上
 
看一个人不自觉看倦了
百无聊赖,喊声西西弗斯
他甚至忘掉回头
 
看一个人如何在神话里推石头
看他如何在钢铁里行走
摸摸轻松的手,接触沉重
 
光明纤夫
 
电厂是船
铁塔是帆
银线是悠悠的纤绳
变电站是爱的彼岸
 
妹妹坐船舷
哥哥空中颠
阳光和月光交替闪闪
扑哧,黑暗笑开了脸
 
夸父追着太阳在不停地转
你拉着银线走过一座又一座山
当歌厅的舞曲震亮城市的夜晚
另类的你,才风尘仆仆赶来
 
手和手,手和手
 
两只手,是一双吗
怎么背面是山峦单调的起伏
怎么正面是旷野枯燥的阡陌
偏偏正反两面拉扯的都是心窝
 
两只手,是一对吗
怎么左也是银线的冷漠
怎么右也是塔材的酸楚
偏偏铁塔和银线还要纠缠不休
 
两只手,真的成双成对吗
怎么着交错也是孤独
怎么着揉搓,也还是寂寞
偏偏粗糙的十指竟绕出相思的温柔
 
远方啊,为什么两手合什的时候
光明了疼痛,热情的却是祝福
 
给你一把油标卡尺
 
象牙塔里,油标卡尺很精细,也很精贵
从没想到会和粗野的工地联系在一起
乌鸦们东一撮西一群在树上开着小会
队长有一阵没一搭地讲着实习要领
刚分来的学生们摆弄着刚分来的尺子
摆弄着导线堆烦燥的姿势和落寞的表情
 
粗野的工地,油标卡尺很精细,也更精贵
他看似随意的一卡,卡出了导线的误差
5毫米与500公里,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挽回电网的损失,缩短了人才成长的距离
多年后,队长还喝着小酒品咂着他的名字
真是有心人!安泰的姿势,一脸红光的表情
 
 
帐篷的夏天
 
冲凉过后,山泉冷冷地下了山
我们用帐篷支起夏天,蒙住夜晚
肌肉和骨骼早不耐烦,渴望松散
而头脑抹了抹汗,抹去了梦的香甜
 
闷热的神经密密麻麻闪电
帐篷纤细的罅孔全睁大了眼
看慵懒的风如何止步,怎样绕圈
月亮使劲地爬过篷顶的方块纱帘
 
城市遗忘了我们的思念
连群山也自顾自酣睡入眠
枕头覆去翻来,蒸出了泪水的咸
惹恼蚊子愤怒踹着篷布,扑腾纠缠
 
帐篷支起的夏天,蚊子都睡了
深夜还在深数三伏的渊源
猛地,迷糊的黎明一把掀开篷帘
太阳和山顶的铁塔一跳就跑到眼前
 
逆风的小麻雀
 
逆风行走
盛开柔弱的花朵
 
翅膀属于飞翔
眼睛属于光芒
 
偶尔有羽毛落地
那是如风的美丽
 
小小的精灵御风而行
回眸处尽是花开的声音
 
和一只公对视
 
在野外,送电工地毫无例外
混凝土、铁塔和导线全是清一色
连队长养的那只灰鸡都是公的
走来踱去抖擞男性的气息
无人喝采,仍雄风凛凛
 
在野外,送电工地从不意外
一水水的学生娃随混凝土刚硬
节节生长,耸成一个个铁塔般的男人
连那只公鸡都如此健壮通灵
旁若无人,顾盼有神,神
 
周扒皮复活了,监工阴魂不散
夏天热得心疼,它夜半就喔喔着歌声
把每张床的瞌睡虫啄得一干二净
它随我们到清晨凉爽的工地
逼着我们架塔、放线,从不缺勤
 
它是工余时我们嬉戏的伴侣
也是深夜梦里孤独的灵魂
它是散步时我们随形的影子
更是工地运动会上跑步跳高的飞人
而青春和生命长久对视,呆呆出神……
 
云端的日子
 
扳手与螺栓较劲
角铁与钢管接力
我脚踏手工制作的天梯
抹抹汗水,自顾自的攀登
138米高的横担伸出巨臂
遥指天边的雪山和草地
俯点万里长江滚滚东流水
 
憩,和一朵白云在空中相遇
白云,我曾经梦寐以求的诗意
被角铁、导线和绝缘瓶四分五裂
脸无血色,一头雾水,不知所云
只有报话机传来大地的声音
我才惊醒贾岛寻访的隐者
隐约在塔顶的云里雾里
神,安全带系住欲住还回的魂
 
在塔顶,和白云一起度过的日子
导线没了柔情,玻璃瓶不再透明
角铁和钢管交流的语言也更加生硬
连扳手和螺栓的汗水都时热时冷
只是白云早习惯一切,仍不知所以
四周嬉戏调皮,在脚下汹涌翻腾
笨重的棉衣封锁了夏天的消息
 
和白云相遇,他成为我天空的知音
当脱去棉衣,英雄似地重温工友的热烈
他从塔顶倒下一盆盆清爽的水
季节无情而白云有雨,太阳雨
 
空中的音符
 
地上道路走的人太多
你便行走从容,在空中
 
手扶着银线潇洒行走
你是风中最动人的音符
 
安全帽是一朵鲜艳的花
在行走中沙沙作响,而芬芳
 
你把导线排列整齐,压得更紧
它们会在未来里,交流感激
 
在银亮的导线上行走
你接触到电流的激动,和祝福
 
走过一基铁塔,又一基铁塔
在黑暗之前,你光明抵达
旷野的吉他手
 
在校园里,你是最优秀的电吉他手
是梦想组合乐队的台柱,挥洒青春的风流
手指拨动霓虹,点燃过多少梦想的追求
如今你来到工地,做了一名送电工
没有舞台,也无法带着吉他到处行走
曾一度迷惘和失落,清风吹不散你的忧愁
 
在工地久了,你的热爱才逐渐复苏
你走向大地,捡起这把巨大而熟悉的吉他
你用角铁和钢管耸起高大而坚固的铁塔
用板手和螺栓紧固修直而银白的琴柱
你用牵引机张力机展放银亮的导线
展放世界上最粗最长最美的琴弦
你以高空走线板的英姿调试音色
调整瓷瓶和紧线器这些琴枕和琴钮
直到每个音符都符合你无可挑剔的耳朵
然后,你登上天空的舞台搅动云彩
多情地尽情地忘情地弹奏着大地的赞歌
太阳这最大最亮的聚光灯追着你走
星星这最多最闪的莹光棒跟着你唱
清风在和鸣,松涛在伴奏
江河在奔流,大海在翻涌
树们草们花们情不自禁地伴舞
连月亮也不甘寂寞,嫦娥舒卷着万里长袖
乡村亮了起来,城市亮了起来
璀璨的灯光和闪闪的群星全都hing了起来
这才是你的岁月你的梦想最成功的舞台
这才是你的青春你的人生最盛大的音乐会
 
现在,请白云为你颁奖
所有的树叶都为你欢呼鼓掌……
 
抢修工的雷电之夜
 
黑色的天空,是谁敲响了破碎的架子鼓
无需理由,大蛇小蛇们狂扭着丑陋的迪斯科
宙斯发淫威?肆意挥霍暴怒无常的霹雳
雷公和电母表演着狼狈为奸的闹剧
连光明也退避三舍,疏远十分,一闪而逝
 
而我们,头戴安全帽身着防护衣,满眼不屑
吊车升起,让我们离塔顶更近些,离天更近些
大树被连根拨起,银线上的枝枝桠桠纷纷落地
一片叶子绝缘手软心慈,风吹飘零,雨打而去
咝啦啦的报话机再次喊通了城市的光明
 
雨后的天空,是谁放弃了架子鼓的喘息
大蛇小蛇们随雨水隐入地底,悄无声息
风伯:宙斯从没责任。雷公电母面面相觑
——都收工吧,不值班的都随我回去喝两杯
抢修车奔驰归程,拖曳着月亮一路的银辉
 
我认识的一辆坦克
 
曾经在阅兵式驶出威武的方阵
也曾在战场上抵御过弹雨枪林
是老了,慢腾腾来到送电工地
还被七手八脚改装得面目全非
天无言,山睁大惊诧的眼睛
 
现在,以一台张力机的名义
对成捆的银线发出集结的命令
红旗一挥,都服从牵引机的指挥
让它们穿越一座又一座高塔
保持整齐的队列,长年急行军
 
老得不能再老了,你被运回城市
重披绿装,憨厚占着大门外的基座
在男人世界,一生没享受过爱情
如今终于,一个女孩抚摸凹凸的碑文
温暖残留的雨水,闪亮了泪滴
 
银线牵引着红气球
 
刚参加过天安门的国庆献礼
又来到深山繁忙的送电工地
在山坡上,他们小心,小心又小心
将你们一个个放下、展开、铺平
生怕蹭掉金色大字的哪怕是一点点的漆
因为那里有他们魂牵梦萦的神圣秘密
有他们每一天源源不绝的无穷动力
 
秋风浩荡,鼓风机使劲鼓着腮帮子
你们瞬间胀红了脸,个个饱满而轻盈
扎紧口子,戴上安全扣,系上牵引绳
翻山越岭,开始陌生而艰辛的放线行程
在庄稼、树梢、灌木、荆棘以上的天空
你看着五色安全帽如何在大地移动和穿梭
看着他们汗水湿透衣背,沿路撒下血痕
飘荡的时间越久,心里的滋味越苦
穿过的铁塔越多,全身的体会越重
而安全帽还在不断接力,直到天黑
 
晚风送来收工的哨子
你听到月亮如释重负的喘息
而在车灯下,他们仍小心,小心又小心
将你们一个个放气、铺平、折叠
生怕蹭掉金色大字的哪怕是一点点的漆
把“祖国万岁”的祝福深藏心底
他们的每一天,都是崭新的光明
 
一棵铁树生长的高度
 
一年树谷,十年树木?
扳手和螺栓满不在乎
我们三天成塔一座
十天成树一丛
半月就让铁树排好队伍
一座铁塔是电网的一足
两座铁塔就是银线的一步
它们走啊走,半年后
荒野就看到城市的万家灯火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森林中升起海拔新的刻度
鹤飞过,它是最高傲的一棵
它们的兄弟挺拔着山脊的起伏
赤着脚,壮丽了蜿蜒的河谷
烈日下凸现出雄性冷酷的风度
冰封天更坚挺着壮汉不屈的风骨
即使霜霰雨雪,也视若无睹
狂燥的风自然徒呼奈何
 
工作的工地和命运
虽然无法固定
但一棵树生长的高度
由我们的追求决定
一座铁塔要站立多久
由我们的使命决定
我们种下一棵棵高大的树
种下一个个光明的中国梦
而梦,总有开花结果的时候
 
陶者
 
嗯,生于大地
所以对泥土更为感恩
噫,长于大地
所以与泥土更为亲近
 
曾经也为别人打工
陶尽了门前土的酸楚
而土仍生长快乐和万物
无中生有,循环往复
 
咄,现在只有寂寞的孤独
将劳动异化,愉悦休闲的劳作
打水拌土,双手转动了生动的宇宙
鼓风催火,空间解域,时间解锁
 
陶泥和器物在手中不断试错
让每一种必然在偶然中惊喜过度
重复和差异释放彼此抑制相互
烈火中瞬间永恒,繁荣了考古
 
竹篮打水
 
 
西方的西西弗斯在推石头
东边的我,主要任务是打水
 
刚开始我打传统的木桶
打七上八下的半桶水
打满了一只杯子又一只杯子水
打得我满脸都是水的皱纹
 
现在我打现在的竹篮
打沉也空空提也空空的水
打满了一只篮子又一只篮子
打得我融进篮子的千丝万缕
 
我的任务是一直隐忍地打水
无中生有到空,从生至死
 
 
一滴汗水烘干一颗海水
一粒泪水挤碎一枚岩石
把岁月熬成生活的颗粒
堆满了珠穆朗玛的雪
丰厚了江河湖海的水
让淡的更淡,咸的更咸
不咸不淡的是日子是历史
张口闭口,欲言又止
 
它是生活的宗教
直接霸道地串通了儒释道
它是天帝的圣旨
让味觉管住我们贪吃的嘴
它是时间的使者
每一个黎明都叫醒锅碗瓢盆
它是空间的存在
每一个夜晚都咬出梦想无限
 
它的绝情就是伤口上的感觉骨肉分离
它的爱情就是舌尖上的滋味垂涎欲滴
爱与不爱的威胁稀释在海水谁也看不见
恨与不恨的悲悯浓缩在人群谁也分不出谁
 
深夜我怀念一棵树
 
深夜我怀念一棵树
在书本之上,热烈地生长
直到郁郁葱葱
    叶子在风中哗哗作响
 
在窗外,在黑暗之外
它融进阳光、河流和花朵
融进土地和民族
融进骨骼和血肉
融进一棵高大的树
   融进梦想和光荣
融进期待和传统
 
而现在,能够挺立的树
越来越孤独
越来越寂寞
    越来越痛楚
那些疼痛生长的祝福
        越来越无法形容
 
光荣与梦想
 
一个忠诚的信仰,叫责任,让我们脚踏实地,敬业爱岗。
一双五彩的翅膀,叫梦想,让我们创新思考,激情飞扬。
一段创业的故事,叫记忆,让我们心手相连,和谐成长。
一条拼搏的道路,叫光荣,让我们憧憬向往,边走边唱。
 
我们,是平凡的生命,
我们,是普通的一群。
离别了父老乡亲,也曾有过忧伤,
挽起了妻儿爹娘,从不犹豫彷徨。
我们辛勤劳作,在矿山工厂,热血沸腾激情昂扬。
我们平凡生活,在大街小巷,鲜花芬芳歌声嘹亮。
 
我们,是奋进的灵魂,
我们,是不俗的一辈。
伴共和国而生,数不清的是骄傲,
与共和国同长,说不尽的是自豪。
风风雨雨,镰刀磨砺着意志,我们斗志更加轩昂,
电闪雷鸣,斧头锻打着信仰,我们襟怀更加坦荡。
 
我们,莫道人微言轻,
我们,莫道位卑忧国,
细到工艺改进,精到技术革新,
大到项目工程,高到治企治国,
我们献言建策,从不疲惫。
我们实践创新,从不松懈。
填进我们的骨骼,高楼无限生长,富丽堂皇。
筑进我们的筋脉,道路无限延伸,平坦宽广。
融入我们的思想,蓝天高远辽阔,闪耀希望。
汇入我们的智慧,前进的旗帜啊,永远在风中呼啦啦作响。
 
一个个忠诚的信仰,叫使命;让所有的人都充满力量,脚步铿锵。
一双双五彩的翅膀,叫理想;让所有的人都充满向往,自由翱翔。
一段段峥嵘的岁月,叫时代,让所有的人都学会坚强,挺起脊梁。
一条条光辉的道路,叫未来,让所有的人都感悟幸福,体会荣昌。
一程山,一程水,
一路风,一路雨,
我们,一路光荣一路梦想!
一片心,一片情,
一个爱,一个梦,
我们,奔向明天拥抱辉煌!
 
祖国
 
你的阳光生长幸福和苦难
孩子们在地里拔节希冀和永远
那目光是天是地是海洋
一脉情感跪成龙头龙身龙爪
真正的做成了儿子
才有资格唤一声母亲
 
镜头的广角构筑辽阔的崇拜
岁月的回声让大海泪流满面
你总是忘却所有的辉煌
你总是拥抱明天的太阳
 
 
作者简介:
汪再兴(420500197202280117),笔名蜀乾尔,男,1972年生,重庆武隆人,现居北京。已发表各类作品百余万字,诗文书法散见于《人民文学》、《青年作家》、《青少年书法报》等各类报刊及各种集子中。曾获全国当代诗坛力作选拔赛一等奖、全国未来杯征文一等奖、全国唐诗宋词杯书法赛一等奖、全国新秀杯书法赛一等奖等全国性征文、书法赛50余次奖。是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青年书画家协会会员等。两届首都五一文学奖获得者。著有汪再兴阳光免费诗系《日出东方》、《太阳神》、《太阳的味道》、《与太阳握手》(均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四册八部诗集。
博客:http://blog.sina.com.cn/wangzaixing1972
 
通联:100080 北京海淀区丹棱街16号海兴大厦C座12层汪再兴收
电话:010-82606097/13910680425
邮箱:wangzaixing1972@126.com
 

本文编辑:系统管理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