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赛由各区、县总工会,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总工会,各局、集团、公司工会,各高等院校工会,各直属基层工会负责组织。 各区、县总工会,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总工会可推荐2支队伍,各局、集团、公司工会,各高等院校工会,各直属基层工会推荐1支队伍进入复赛。 有条件的产业工会亦可参照活动安排组织比赛,并推荐1-2支队伍进入复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征文>获奖作品> 016报告文学 王苏钰&杨光 常家五代人的邮政情

016报告文学 王苏钰&杨光 常家五代人的邮政情

016报告文学 王苏钰&杨光 常家五代人的邮政情

   2017-12-28  

 

百年家史 血脉相承 百年邮政 精神相传
常家五代人的邮政情
王苏钰 杨光
 7岁那年,年幼的常凤山从父亲的讲述中知道了父辈们的“邮事”——
“爹,您怎么每次出门都那么久呀?”
“爹是邮局的火车押运员,要跟着火车去外地,所以就时间久呀。”
“那您小时候,爷爷也去外地上班经常不在家吗?”
“爷爷啊,爷爷是邮局的信差,就在咱京城里上班,每天穿着大褂,提着马灯,走路去给街坊们送信……”
“那太爷爷呢?”
“你太爷爷是大清邮政的营业员,听说那时候啊,你太爷爷还梳着长辫子呢……”
“咱家人都在邮局上班吗?”
“对呀,到爹这里,咱家在邮局上班的人有三代喽……”
1952年,深秋。北京东城一条狭长的胡同尽头,小小的院落里,温暖的灯光下一对父子拉着家常,7岁的常凤山对家族里父辈们从事的工作充满了好奇。从父亲的口中,他知道了爷爷和太爷爷的故事。
常家太爷爷生活在清朝末年,自1896年光绪皇帝根据总理衙门“兴办邮政”的奏折,批准正式开办大清邮政官局后,便在大清邮政“当差”,从事类似当今邮政营业员的工作。由于家族是满族,当年常家太爷爷在邮局当差也算是吃皇粮,是一份街坊们都很羡慕的差事。
与只存在于脑海中,“身着深色马褂,梳着长辫子”的太爷爷不同,爷爷在常凤山的记忆里非常深刻。常家爷爷叫常远峰,1910年进入东四清真寺对面的老东四邮政局做“信差”,1950年在东四邮局退休。40余年里,常家爷爷负责为齐化门(现朝阳门)外一带的百姓投递信件,因为他为人老实、热情,投送信件也非常准时,街坊们都亲切地叫他常保。
常家爷爷做“信差”的时代里,投递员全是步班投递。那时候的投递员已经有了绿色的统一服装,据常凤山回忆,小时候还曾见过爷爷身穿镶有银色扣子的绿色大衣,扣子上还清晰地刻着“邮”字,背个大挎包,头戴大檐帽,穿着绿色大衣上,手提马灯,敲门给用户送信的情景。那时,要及时投递信件,全靠“信差”的一双腿,数十年间,常家爷爷不知走过了多少路。当时,北京晚上要关城门,“信差”每天必须在关城门前从城外赶回,否则一夜都要被关在城外。兵荒马乱,家里人也因为担心常常一夜也不能合眼。
那个年代步班投递的艰辛,不只在时限上,还要求“投收相见”,就是每封信都必须交到用户手中。早年间,交通、通信不发达,每一封信件都牵着收、寄信人的心。邮政从那个年代就开始强调服务质量,爷爷曾经告诉常凤山,当时,如果邮局发现有人“甩信”,轻则会被发配到外投递股察哈尔地区,重则就会“抓号坎”,也就是被开除。所以投递员从排信到投递每个环节都是十分认真,不敢有半点马虎。
抗战期间,日本人在北京城里胡作非为,邮工被杀的事情时有发生,家人也非常担心常爷爷的安全,但不论情况多危险,常爷爷都没有离开过邮政工作,他曾说过,“就是挨日本人打,也要把信送好。”这种坚定的信念也影响了常爷爷的家人。常家子弟从小受到爷爷的熏陶,邮政的敬业精神在他们心中深深扎下了根。常爷爷同代兄弟三人全都是步班送信的,在动荡的岁月里,常家人用自己微薄的力量,不知让多少颗牵挂的心有了着落,也数不清为多少家庭送去了平安的佳音。
常爷爷退休后身体硬朗,看到新中国邮政的发展,看到后代子孙接班干邮政从心里高兴。他热爱自己的工作,在他投递过的朝阳门一带,人们常看到他还穿着那身褪色的绿衣袍,半尺白髯飘在胸前,步履矫健地散步休闲,与相处了40余年的老住户聊天。直到1976年,常爷爷活到95岁高龄才告别他的绿衣儿孙。
 
15岁那年,常凤山与同是火车押运员的父亲在武汉长江大桥相遇——
“凤山,火车押运员是一份很辛苦的差事,你要跟着师傅好好学,不要怕吃苦。”
“爹,您放心吧,我会听师傅的话。火车上夜里冷,您要多保重身体。”
“这是你娘给你新纳的鞋垫儿,走的时候她听说我也要来武汉,就让我带上,寻思着万一能和你碰上就给你。”
“我挺好的,您和娘都不用惦记我,爹,您看这火车多快呀,咱的邮件这回也快了不少呢……”
1960年,10月。武汉长江大桥,巍峨壮观,不少人都在大桥旁合影留念。不会有人想到,那对正在拍照的,同样穿着深绿色衣服的父子,是两位在邮政工作的火车押运员,他们刚刚从工作的火车上下来,在几十分钟的短暂的团聚后,便又要踏上各自的工作征程。   
新中国成立以前,长江上没有一座大桥,百姓只能通过轮渡过江,不仅交通不便,邮件的运输也受影响。1957年10月15日,新中国第一座长江大桥——武汉长江大桥建成通车,这座铁路公路两用桥连接起了中国南北的大动脉,对促进南北经济的发展、国民经济建设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也成为了邮政运输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常凤山的父亲常双福恰好见证了这一变化。1951年,37岁的常双福接了常家爷爷的班,在邮局做转运工。那时候,邮政的设备落后,工作效率不高,转运工每天要用排子车到前门火车站接邮件后,在把邮件拉到公安街邮政局处理,工作方式可以说是典型的“人拉肩扛”,在常凤山的记忆中,父亲的肩膀上和手掌上,总有厚厚的茧子,辛苦可想而知。
1960年武汉长江大桥通车后,已成为火车押运员的常双福非常兴奋,这意味着邮件的运输时限也将有大幅提升。后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新中国建设了多条铁路,越来越多的邮件通过铁路发运,常双福便转为从事火车押运工作,直到1974年退休。
 
46岁那年,常凤山将儿子送进了邮政的大门——
“雪松,今后你就是咱家第五代邮政人了。”
“是啊,以后我也是‘绿衣人’了。”
“你要记住,邮政对咱家来说,不光是一份工作,更像咱的家。”
“爸,您放心吧,我从小就是听您和爷爷说邮政故事长大的,对邮政早就有很深的感情了。”
“到学校以后,要老实做人、踏实做事,多学文化知识,增强本领……”
1991年,9月。北京东城区外交部街的北京市124中学职业高中校门口,常凤山送儿子常雪松报道,父子俩依依话别,父亲的叮咛与嘱咐字字句句都印在了常雪松心里。
做出放弃读高中选择到124中学读电报班的这个决定,常雪松不是没有犹豫过,“内心也动摇过。但邮政对我来说,既熟悉也陌生,听父辈们讲了那么多年邮政的事儿,我很想真正进入邮政企业,感受一下到底是什么让父亲、爷爷、太爷爷几辈人都为之奋斗。”
90年代初,在改革开放的影响下,社会发展飞快,人们对讯息时效性的要求越来越高,电报业务得到迅速发展。1993年,常雪松职高毕业后到北京站邮局参加工作,便顺理成章地做起了电报业务。在当时,这几乎是邮局最繁忙的一个岗位,“有急事,发电报”已经成为当时人人知道的一个常识,邮局每天办理电报业务的人流量、业务量都非常多。
但随着有线电话和移动电话及无线寻呼等业务用户的不断增长,电信业务呈现多元化的发展局面,到90年代末期,人们去邮局发电报的已很少。这种变化也催动了邮政业务处理模式的变革,90年代末,随着互联网及时的兴起,北京邮政逐渐将营业台席的操作机器由最早的单片机跟新为PC机网络终端。而这时,常雪松通过自身不断学习,凭借掌握的电脑技术知识,进入了北京邮政信息局工作,负责网点设备线路的维护。
“1996年的时候,我们在全市只有20台ATM,现在全市有1200台,这就是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对技术的要求。”做了十几年技术工作的常雪松在谈到家庭以及父辈们的事情时话非常少,一谈到信息技术方面的话题便滔滔不绝,“这一点可能是受我父亲的影响吧,”父亲一直要求常雪松要“精于专业,干一行,钻一行”,现如今,凭借对专业的热爱和刻苦钻研精神,常雪松已成为单位的业务骨干。
 
68岁那年,已经退休的常凤山和家人共话邮政发展——。
“爸,您给我们讲讲过去火车押运员在火车上怎么工作吧。”
“火车押运啊,过去差不多每列火车都有行邮车厢,人称‘火车邮局’,押运员不仅要收寄邮件、销售邮票,还要负责分拣、封发,更重要的是得在火车停车的那几分钟里飞快地把邮件该运到车上的运上去,该发走的运下来……”
“大伯,以前的投递员都是走路去送信吗?那出一趟班最远能去多远呀?”
“姐夫,您说以后会不会人们通过网络邮局就能把所有业务都办了呀?”
“姥爷,世界上其他国家邮递员也骑自行车吗”
“爷爷,邮递员的衣服为什么是绿色的呀?”
“哈哈,我们是家庭聚会呀,你们怎么净问些邮政的事儿呢?得了,咱不如全家一起去趟博物馆吧,咱们这个邮政世家,应该集体到那再好好上上课去……”
2013年,正月。与别人家不同,常家人的大聚会上,总是离不开“邮政”的话题,这一大家子,有在发行局的、机要局的、信息局的还有在邮储分行的,一家五代中有13个人在邮政工作,几乎囊括了邮政的各个工种,所以常凤山9岁的小孙子经常向小朋友炫耀“我家可以开一间邮局”。就连正月里的这次聚会,常家人都选择了与众不同的内容,全家一起来到了位于北京建国门贡院9号的中国邮政邮票博物馆。
与全家人的这次游览,又勾起了常凤山的许多回忆。看着一幅幅展品,一个个展柜,过去50年的工作历程仿佛电影一般回放。从14岁开始为用户送早报,每天天不亮起床,送完报再去上学。15岁的辍学踏上邮政车,做了押运员,第一天上班便赶上了大年三十,恋恋不舍地离开家,登上发往武汉的邮政车……几十年间,常凤山随着成堆成山的邮件跑遍了祖国大江南北,也逐渐从一个羸弱的少年摔打成政治上成熟、业务上娴熟的邮政人,逐渐走上管理岗位,先后做过邮电支局的局长、党支部书记;区局长和报刊发行局局长,担任过北京市邮政管理局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等职务,后来还承担了全国邮政工会常务副主席和邮政企协副会长的重任。
“是不断学习成就了我。”谈及这50年间的工作历程,常凤山这样说。由于家庭困难,常凤山早早便参加了工作,这也导致他在学校的学业过早中断。不过,常凤山并没有放弃学习,从1959年参加工作开始,先后跟着梁少林、吴景富、阴奇禄三位师傅苦练押运基本功,没用多长时间便能熟练地背诵全国邮路运行时间,在1963年全北京业务大练功中更是以18分钟的速度画出了全国干线邮路图,荣获了全北京市五好职工的称号。凭借着不懈学习的劲头自学完了高中和大学课程,并且“活到老学到老”,退休之后,常凤山利用五年时间,自己亲自画出了全国3000多个县市的寄递时限图,从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全国这3000多个县市寄普通函件到北京所需要的时间。
如今,已经70岁的常凤山精神矍铄,依然关心邮政企业发展,经常会让儿子陪自己到家附近的邮局看看,邮政的每一点新变化、新发展都会让他倍感振奋,他常常饱含深情地和儿子讲:“现如今,中国邮政开办都120周年了,这是我们中国邮政厚重的历史,每一步都不能忘却。在传承老传统的同时,更要在未来的路上不断创新发展、融合发展,而这些就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去做喽。”这种深情,正是源于对邮政的热爱,从常家太爷爷到现在,这种坚持在常家5代13位邮政人中源源流动。百年家史,血脉相承,百年邮政,精神相传,常家人的脚步跟着历史的车轮踏上了邮政现代化的大道,他们与全国邮政绿衣人一起迎接邮政发展春天的到来。
 
附:常凤山工作经历:
1959年 参加工作
1965年——1969年 任北京邮政管理局团委干事
1969年——1973年 任北京东区邮电局政治处干事、团总支书记
1973年——1974年 任王府井邮电局副局长、北新桥邮电局党支部书记
1974年——1983年 任北京东区邮电局副局长、局长、代理党委副书记
1983年——1986年 任北京市委党校学员
1986年——1987年 任北京发行局局长
1987年——2000年 任北京邮政管理局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工会主席
2000年——2004年 任全国邮政工会常务副主席
2004年——2007年 任国家邮政局邮政企业协会副会长
 
 
 

本文编辑:系统管理员

分享到: